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

6元一根!“新东方”玉米应不应该受指责

  6元一根!“新东方”玉米应不应该受指责“我就买个玉米,你给我讲哭了。”最近,新东方农产品直播带货视频冲上网络热搜,直播间销量和公司股价也在短时间内大涨。但热烈点赞声中,也有网友质疑其直播间“一根玉米6元钱”太贵。对此,新东方主播董宇辉回应说,“谷贱伤农”,所以价格不能太低。但这引来了一片反驳声:玉米价格高了,农民并不会多赚钱,钱是被作为中间商的董宇辉赚走了。由此,对董宇辉与新东方的质疑声也多了起来,有人甚至希望新东方把更多的利益让给农民,将“东方甄选”后续的故事讲得更圆满、更动人。

  那么,6元一根“新东方”玉米,应不应该受指责呢?探讨这个问题,我们可以从这样一个事例入手:到旅游胜地游览,在山下买一个熟玉米只需3元,但到了山上,就变成了6元钱一个,对这件事,大家并不觉得不合理。这是因为,把玉米运上山的环节增添了成本,即交易场景发生了变化。同样的道理,在董宇辉的直播间也是如此,尽管他付出的不是像挑山工一样的体力劳动,但他丰富的知识面、旁征博引的表达能力,也同样为玉米增加了附加值。从营销上讲,这两种情形都是发现并充分利用了这一商机,是商业模式创新带来了新的利润。这种做法,并没有对市场造成混乱,因为如果有人觉得贵,那完全可以用别的途径去买到低价产品。因此,固然董宇辉“谷贱伤农”的回答不着要害,但我们也不能对他的生意本身给予更多指责与批评。

  至于有人对董宇辉有更高的期望,希望他能让利于农,给农民也带来更大的利益,这样说来当然很好。但我们必须首先要清醒地认识到,在商言商,追求利益最大化,才是商业不断创新发展的根本动力。在起点上,我们只有尊重与鼓励这一原则,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商业创新,最终实现整个社会的利益最大化。如果在出发点上就对商家寄予过高的道德化要求,恨不得商人像雷锋一样奉献,那听起来固然很美,但实际上等于堵死了商业的创新动力,最终受损失的是整个社会。

  因此,对于董宇辉与新东方来说,如果被批评玉米贵,那关键症结不在于情怀,而在于这种知识流、机智流的全新带货营造出的商品增值能不能得到认可,即人们愿不愿意为这种模式付更高的价格,这才是决定“东方甄选”能否成功的真正标尺。

  “我就买个玉米,你给我讲哭了。”最近,新东方农产品直播带货视频冲上网络热搜,直播间销量和公司股价也在短时间内大涨。但热烈点赞声中,也有网友质疑其直播间“一根玉米6元钱”太贵。对此,新东方主播董宇辉回应说,“谷贱伤农”,所以价格不能太低。但这引来了一片反驳声:玉米价格高了,农民并不会多赚钱,钱是被作为中间商的董宇辉赚走了。由此,对董宇辉与新东方的质疑声也多了起来,有人甚至希望新东方把更多的利益让给农民,将“东方甄选”后续的故事讲得更圆满、更动人。

  那么,6元一根“新东方”玉米,应不应该受指责呢?探讨这个问题,我们可以从这样一个事例入手:到旅游胜地游览,在山下买一个熟玉米只需3元,但到了山上,就变成了6元钱一个,对这件事,大家并不觉得不合理。这是因为,把玉米运上山的环节增添了成本,即交易场景发生了变化。同样的道理,在董宇辉的直播间也是如此,尽管他付出的不是像挑山工一样的体力劳动,但他丰富的知识面、旁征博引的表达能力,也同样为玉米增加了附加值。从营销上讲,这两种情形都是发现并充分利用了这一商机,是商业模式创新带来了新的利润。这种做法,并没有对市场造成混乱,因为如果有人觉得贵,那完全可以用别的途径去买到低价产品。因此,固然董宇辉“谷贱伤农”的回答不着要害,但我们也不能对他的生意本身给予更多指责与批评。

  至于有人对董宇辉有更高的期望,希望他能让利于农,给农民也带来更大的利益,这样说来当然很好。但我们必须首先要清醒地认识到,在商言商,追求利益最大化,才是商业不断创新发展的根本动力。在起点上,我们只有尊重与鼓励这一原则,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商业创新,最终实现整个社会的利益最大化。如果在出发点上就对商家寄予过高的道德化要求,恨不得商人像雷锋一样奉献,那听起来固然很美,但实际上等于堵死了商业的创新动力,最终受损失的是整个社会。

  因此,对于董宇辉与新东方来说,如果被批评玉米贵,那关键症结不在于情怀,而在于这种知识流、机智流的全新带货营造出的商品增值能不能得到认可,即人们愿不愿意为这种模式付更高的价格,这才是决定“东方甄选”能否成功的真正标尺。